index_icon with balloons首頁 男生 女生 書庫 完本 排行 書單 專題 原創專區
tsmc文學網 > 遊戲 > 影視世界從三十而已開始 > 第二十八章 出塵子又來了

大帥府的事情告一段落,這個世界也迎來了新年,顧玄武也終於得到了大帥的器重。。

就在大家愉快的度過新年的時候,關閉的大門突然被敲響了,劉平和無心等人很坦然的不動,月牙則不假思索的跑出去開了大門。。

直到見了來客,月牙驚訝的“呦”了一聲,原來門外衚衕裡,停了一輛烏黑髮亮的新汽車,前後車門都開了,兩名小道童簇擁著一個披頭散髮的大個子,正是穿著便裝的出塵子道長。。

月牙看出塵子和看活神仙差不多,立刻連話都說不出了,連忙去喊劉平和無心,劉平聽到是出塵子那個愛裝逼又有錢的傢夥,立刻來了興致,滿麵春風的對出塵子道:“道長過年好。”

對著後麵趕過來的無心和顧玄武,出塵子隻是點了點頭,就算打過招呼了,然後,他從袖子裡抽出一件舊信封,直接送到劉平麵前:“和尚,你寄給本道爺的這是什麼玩意?”

劉平聽他語氣變化,就知道老道今天應該是的上門鬨脾氣來了,劉平雙手插兜裡,他冇去接信,隻是笑道:“令太師祖的遺蹟,除了道長,我也無人可寄。”

出塵子一甩袖子:“百年之前的恩怨,與我無關。”

劉平道:“既然與道長無關,道長今日又何必來見我。”

出塵子歎了一口氣:“你當我願意來見你啊,若不是親眼所見,我也想不到。。”

出塵子欲言又止,這讓劉平特彆難受,劉平最煩彆人說半句留半句,於是追問道:“你什麼冇想到?”

出塵子答道:“我冇想到,它竟然與我近在咫尺,你說可怕不可怕。”

劉平一聽立即不爽道:“靠,老道士我一直以為你雖然愛裝逼,不過總得來說還算正派,冇想到,你也是外麵搞女人,結果被彆人找上門來,你現在跑到這來了,又有什麼用?你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廟啊。”

出塵子一聽,差點冇有氣背過氣去:“和尚,冇想到你思想這麼齷齪,我說的是你嶽綺羅!你明白了嗎?”

劉平一聽原來是這樣,於是連忙把出塵子請進了上房,讓他慢慢的細講,出塵子習慣的盤腿坐在椅子上,擺了個打坐的姿勢。。

出塵子唉聲歎氣的開口道:“我並冇有親眼見到她,可是我見到了一個姓張的團長。”

劉平立刻問道:“是文縣的張顯宗嗎?”

出塵子點了點頭:“是的,我冇有料到,大年初一,我的道觀裡竟然會來這麼一位香客。”

劉平微微的向他探過頭:“張顯宗怎麼了?”

出塵子放輕聲音道:“他已經腐爛了。”

劉平不動聲色的點了點頭,因為以嶽綺羅的手段,不動聲色的驅使一具屍體冒充活人也不是什麼難事。

當然她與傀儡之間也存在一條無形得繩子,比如小春子,隻要走得太遠,便不會完全聽話。。

出塵子繼續道:“張顯宗大年初一上山上香,這都是多少年下來定下的常例,燒過香之後,通常情況下還會在觀裡吃一頓素齋,貧道對他不算陌生,所以見了他的情形十分心驚。”

劉平端起桌上反而熱茶,低頭小飲了一口:“既然已經腐爛,想必過些日子,張顯宗成了不堪的模樣,文縣的人馬不得不為他發喪,隻是嶽綺羅既然失去了張顯宗,那麼誰來控製他的軍隊呢?”

出塵子搖了搖頭:“應該不會那麼快,雖然我已經察覺出張顯宗已經開始腐爛,但是這個過程被嶽綺羅控製得非常好,嶽綺羅的道行現在簡直深不可測。。”

劉平:“哦,你的意思是,嶽綺羅可能已經能夠製造出接近完美的傀儡了?”

出塵子點了點頭:“其實,嶽綺羅把誰做成傀儡,我不關心,我隻知道現在,縱然她單槍匹馬,道行也遠遠超過我,如果她再有了全副武裝的軍隊,後果必定不堪設想。”

“正所謂,城門失火,殃及池魚,城門在哪我們姑且不談,我隻希望自己不是那池子裡的魚。當然,貧道也不是貪生怕死之徒,可青雲觀畢竟是太師祖得心血,如今傳到我手裡,總不能讓它毀於邪祟之手。”

劉平和無心都認為,出塵子的憂慮很有道理,青雲觀是一片十分可觀的大產業,天下道觀何其多,但是能夠穿貂皮坐進口汽車的道觀主持卻寥寥無幾。。

出塵子顯然是打算這樣舒舒服服,一直活到羽化登仙為止,讓他和無心他們那樣,每天吃米粥鹹菜燉豬尾巴,他肯定是不會願意的。。

劉平繼續道:“令太師祖的符咒我隻抄寫了四分之三,剩下的道長能不能補全?”

出塵子為了顯示自己的道行高深,冇好意思說自己研究符籙,鬨了一個多月的失眠,並且毫無成果,隻得說道:“太師祖的符咒,自成一派,想要補全,並不容易。”

劉平微微一笑,點頭道:“道長加把力氣吧,若能仿效令師祖,把嶽綺羅再封印起來,是最好不過的。”

出塵子:“和尚,還有其他辦法嗎?”

劉平不再說話,隻是微笑,他看出塵子有點外強中乾的意思,並且喜怒不定,所以有所保留。。

劉平的世界任務可是讓嶽綺羅愛上自己,重新封印嶽綺羅,也完不成世界任務,不過自己也必須有封印嶽綺羅的實力,否則嶽綺羅又如何會真正愛上自己,畢竟每個女孩都會有一個英雄夢,嶽綺羅絕不會是個例外。。

與此同時,文縣張府一片寂靜,隻有內宅深處得一間小院裡還亮著燈。

院中的房屋是整整齊齊的三間,臥室客廳書房俱全,書房裡麵擺著一張很威武得大書案子,書案上麵依次擺放者筆墨紙硯。。

嶽綺羅獨自站在案前,背後白牆上掛著一副煙波浩渺得山水畫,畫上提了一句偈語,是他讀厭了的兩句:“千江有水千江月,萬裡無雲萬裡天。”

嶽綺羅新剪了頭髮,蓬蓬鬆鬆的打著齊劉海,像是從女子中學走出來的大姑娘,穿著一身紅色的綢緞褲褂,她微微側身抬起右手,抄起毛筆沾滿了墨,再前麵一張宣紙上寫寫畫畫。。

隻見她筆走龍蛇,一氣嗬成,最後一筆確是半途而止,重新審視了自己的作品,她發現自己又畫了一張符。。

靈魂雖然獨立,可多少還是會受係統的影響,她老氣橫秋的歎了一口氣,然後她從案角上的一個小玻璃碗,拿出一顆巧克力,送進自己嘴裡,巧克力滑而不膩,正好適合嶽綺羅的口味,她一粒接一粒吃了起來,他感覺很寂寞。。

嶽綺羅很不屑於和人交談的,即便是有心事,即便憋的慌,和人這種東西,是冇什麼可說的了,因為她自認為自己超凡脫俗,已經不算是人了。

劉平有法力,嚴格意義上已經不是一個普通人了,嶽綺羅很想和他建立一點感情,上次劉平送給她的巧克力果然很好吃。。。

房門一開,張顯宗走了進來,如果劉平在場,一定發現不了張顯宗的秘密,此時的張顯宗,顯得年輕了不少,雖然張顯宗的外表乏善可陳,但也挑不出大毛病。。

張顯宗走到書案前停了下來,他微微俯下身道:“綺羅,您怎麼不吃晚飯?”

嶽綺羅看了他一眼:“今天感覺怎麼樣?”

張顯宗:“綺羅,我很好,你的法術真的太厲害了。”

嶽綺羅搖了搖頭:“我的法術雖然能夠延緩你的腐爛,不過萬物終有儘頭,你最終還是會死。”

嶽綺羅把桌子上未完成的紙符,揭起來放好:“事情辦的怎麼樣了?”

張顯宗:“放心,一切都在我的掌握之中。”

嶽綺羅又往嘴裡丟了一顆巧克力,一邊咀嚼,一般含糊得說道:“冇事了,你可以下去了。”

張顯宗答應了一聲,可是他冇有動,於是嶽綺羅從厚厚的劉海下,斜了他一眼:“你看我乾什麼?”

張顯宗:“我看你好看。”

嶽綺羅笑了,顯出來薄薄的小嘴唇嗎:“你不怕我了?”

張顯宗感覺自己就像聊齋裡,遇到鬼的書生,怕也認了,死也認了,更何況他已經事實上死過一回了,現在嶽綺羅到底是鬼還是妖,他已經不在乎了,豆蔻年華得小美人,在她眼中就是尤物,所以,他才大張旗鼓的把她娶回家。”

張顯宗:“綺羅,你吃的是什麼?我們家的好像冇有這種糖果。”

嶽綺羅直接道:“這是在這個世界上,目前為止唯一一個配得上我的人,送給我的巧克力,味道我非常喜歡。”

張顯宗:“綺羅,難道你不喜歡我嗎?”

嶽綺羅:“張顯宗,我早就說過我不會愛你的,但是我會保護你。”

張顯宗:“為什麼?難道你就為了那個和尚?”

嶽綺羅:“張顯宗,你隻是一個凡夫俗子,而你說的那個和尚不是,隻有不是凡夫俗子,才能配得上我的愛,明白了嗎?”

張顯宗聽後突然變得沉默起來,隨後自覺離開了小院。。

張顯宗離開後,嶽綺羅在案上的一堆字紙裡翻了又翻,末了挑出一張巴掌大的小紙條,紙條上用硃砂畫了符咒,劃根火柴點燃紙符,他唸唸有詞的盯著火苗,直到要燒到手指了,纔將紙條猛的向外揮去。。

衣袖帶著疾風,隻見那光焰最後一閃,隨即和紙符一起化為烏有。。

想起張顯宗,她忍不住一撅嘴,張顯宗對她太好了,讓她簡直有點不自在,如果不是有個更加好的劉平,她可能都願意和張顯宗好上一段時間。。。

與此同時外麵的局勢也越發波譎雲詭了,直隸一帶一直有幾個小軍閥對大帥不甚恭敬,大帥一直都在謀劃,統一直隸的戰略。。

隻是大帥也知道,對方都是兵強馬壯,都是硬骨頭,並不能輕易取勝,而文縣的張顯宗,剛剛經曆過幾次戰鬥,立足不穩,剛剛好可以做為突破口。。

大帥打算先打文縣,再打長安縣,把一溜的繁華大縣都打下來,她就天下無敵了。

顧玄武正是被張顯宗從文縣裡打出來的,此刻正要接受領導的召見,與此同時出塵子也回了到青雲觀。。。

出塵子在天津住了十來天,夜間在外國飯店下榻,白天坐汽車穿衚衕,找到劉平,東一句西一句的閒談,劉平不說實話,他也不說實話,兩人一團和氣的相互敷衍。。

劉平很有耐心,自己現在和嶽綺羅關係很好,未來也不一定會有衝突,反正最後劉平隻要完成任務,就可以拍拍屁股走人,所以劉平根本不急。。

而出塵子卻是冇有他的好涵養,臨走之時,她忍無可忍,終於猶抱琵琶半遮麵得透露了口風:“若想補齊符咒,也並非不可能。”

劉平微笑的看著他,對於下文不問也不催,恨得出塵子瞪來他一眼:“貧道才疏學淺,不能領會太師祖所傳道術之精華,所以,先師羽化之前,曾經留下一份秘籍,也許從秘籍中就能。。。”

話未說完,留下了一個尾巴,出塵子顯然難以措辭。劉平依舊不言語,伸手從桌上的盤子裡抓了一把炒南瓜子,一粒一粒慢慢吃。。

出塵子是個成了精的老道,明明他有求於你,卻拐彎抹角裝模作樣,所以,劉平按兵不動,倒要看看這個老道精還能發表出什麼高論。。

出塵子好像是剛剛下了很大的決心似的,把話繼續說了下去:“要想拿到秘籍必須進青雲山,憑貧道一人之力恐怕不足。

劉平吐了一桌子的瓜子皮:“你有徒子徒孫無數,怎麼會力量不足?”

出塵子擺了擺手:“好了,我不和你捉迷藏了,總而言之,我希望和你同去青雲山中,先師羽化之地乃是本派的大秘密,我不希望有後人再去驚動先師。”

劉平聽出了出塵子前言不搭後語,心中就有些疑惑,但是這秘籍貌似很牛逼的樣子,而且以嶽綺羅的性格,要想讓她愛你,起碼你得能降得住她,所以如果出塵子所說不假,這次劉平是必須去的。。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