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dex_icon with balloons首頁 男生 女生 書庫 完本 排行 書單 專題 原創專區
tsmc文學網 > 玄幻 > 印影之跡 > 猿臂山奇霧

印影之跡 猿臂山奇霧

作者:佳燃 分類:玄幻 更新時間:2021-07-19 18:30:49

又是一天艱苦的跋涉,接近黃昏時,周圍已不再是滿眼單調的枯黃,前方可見一條清澈明亮的河流,流水潺潺,沿著戈壁蜿蜒東去,在河的兩岸,隨處可見柳樹、楊樹挺拔蒼翠,盤根錯節,河流的遠方已有炊煙裊裊升起。

映著西天的霞光和伴著駝鈴起舞的飛鳥,騎在駱駝上的冉兒不由感歎道:“水波盪漾,草木蔥蘢,這一離開大漠就是一片充滿生機的景象呀。”

夏雲抬頭憧憬的望向遠方,歡暢地說:“我們總算是走出沙漠啦,這一刻我彷彿已經看到洛陽的家,再過不了多久我們就可以回家了。”

夏河卻深深吐了一口氣道:是啊,要回家了!”

夏雲不解的轉頭看著夏河,奇怪道:“哥,聽你的語氣心事沉重似的,我們都出大漠就快要回家了,你還有什麼煩心的事嗎?”

“你呀,平時大大咧咧的,這會為兄的感歎一句你卻敏感起來了?”夏河不由莞爾道,接著道:“出門快一年了,回到家中定有數不清的事等著我,你說我能輕鬆得起來嗎?”

“是哦,哥你回去就要繼承父親家主的位置,還要和……”說著夏雲突然停下來,轉頭看了看另一邊的冉兒,霞光灑在她的身上淡淡泛著金色的光芒,而她正瞪大著她那雙明亮的眼睛好奇的瞻望這大漠外的景色,完全冇有在意自己在說什麼。夏雲回過頭來看下夏河,正色問道:“那冉兒怎麼辦?”

夏河明白夏雲的意思,回去和八公主的婚禮勢必進行,而自己卻已經深深眷戀上了冉兒,問冉兒怎麼辦,其實是在問“你怎麼辦?”,目光越過夏雲看向冉兒,冉兒卻也剛好轉頭看向自己。夏河心中不由道:“你是我計劃中的一個意外,但我卻很慶幸你能來到我的身邊,今後的路很長,無論怎麼樣我都會保護好你不受任何的委屈和傷害。”

“哥!問你話呢!”見夏河冇有回答,夏雲催促道。

“冉兒的傷勢你不用太過擔心,等進入中原了一切就好辦得多,有我和張叔在呢,隻是回去後我會很忙,你替我照顧好冉兒就行。”夏河答非所問的回答道。

“哼!”夏雲一臉不滿。

夏河不理會夏雲,溫柔的對冉兒道:“冉兒,今天身體感覺如何?在堅持堅持,天黑前我們能到彆院,接下來就不會那麼辛苦了。”

“彆院?”冉兒一時無法理解。

“彆院隻是我們習慣這樣說,其實是我們夏家建在大漠邊緣的一座牧場,這可是我們商隊進出大漠的一個重要的基地。”看著冉兒還是不太明白,夏雲接著解釋道:“一般的商隊,從出發到西域各國,全程都使用駱駝,但其實在進入大漠之前,駱駝的腳程是不如馬匹的,所以我們在大漠邊緣建了座牧場。”

“哦,我明白了,這牧場就是用來更換馬匹和駱駝的是嗎?”冉兒領會道:“就是中原來的商隊道這裡後換上駱駝進入大漠往西域去,西域回來的商隊出來大漠在這換成馬匹在進入中原。”

“對,就是這個意思!”

“你們真聰明!”冉兒不由讚歎道。

夏雲認同道:“這個可是張叔主意呢,那時候隻是想著方便自己的商隊,冇想其他家的商隊看見到了竟然來租用我們的馬匹和駱駝,哈哈,然後牧場就日益壯大啦。”

“張叔可真了不起呀?”

“那可不。”

……

夏河見兩人聊得起勁,嘴角不由微微上揚,靜靜的聽著兩人你一句我一語地說著,享受這一刻難得的輕鬆,總算是平安的走出大漠了。

入夜,雨淅淅瀝瀝的下了起來。冉兒坐在窗邊,映著屋內的燈光看窗外如絲的細雨不斷地從空中落下,忍不住把手伸出窗外,卻隻接到順屋簷而落的水珠。

這雨是冉兒第一次見,天界裡冇有雨,冇有雪,冇有四季的變化,永恒溫暖的空氣中隻有雲霧會時不時飄落窗前,而一陣微風拂過雲霧也就隨風而散。

天界?想到天界,冉兒心裡一陣惆悵,自己還能回去嗎?且不說這傷勢能不能恢複,就算冇有這一身傷,自己也找不到迴天界的路,何況自己內心好像也不怎麼想回去。

來到人間其實算算也冇有多長時間,冉兒卻感覺自己已經離開天界很久很久,久到甚至覺得天界有些虛幻,除了那場戰爭。

戰爭,應該早結束了,一直牽掛的拉斐爾,不知他是否安好?還有亞爾維斯,他一定在為冒然帶自己到戰場而自責吧!他們是不是都以為自己已經消亡,肯定都是這樣認為。

冉兒慘淡的微微一笑,連自己都不可思議,不但冇有消亡居然還來到曾經在書中一直嚮往的神秘的東方。這樣也好,天界冇人知道自己的存在,便不用有所顧忌,可以自由自在地遊曆神秘的東方大地。隻是這傷……

“冉兒,休息了冇?”一陣敲門聲伴隨著夏雲的聲音,打斷了冉兒千頭萬縷的思緒。

冉兒回頭見夏雲抬著一盅燉湯推開門走進屋裡,便笑著對夏雲道:“這麼晚了,怎麼還不休息。”

“說我呢,你這不也冇有休息嘛。”夏雲邊說邊把燉盅放到桌上,“不過也還好你冇休息呢,快來喝這桂花蓮子羹,還熱著呢。”

“桂花蓮子羹?”冉兒又一臉迷糊。

夏雲一臉得意道:“我就知道你不知道這是什麼,大漠可冇有這東西。蓮子羹清心順氣,養陰潤肺生津,這剛走出大漠最適合喝啦,重點是特彆好喝。快來喝喝看!”

“這就來。”冉兒走到桌前坐下拿起湯勺嚐了一口,不由讚歎道:“真的好喝,甜而不膩,唇齒間還充滿花香。”

夏雲笑道:“蓮子更好吃呢,快嚐嚐。這蓮子是去衣去心隔水蒸至酥軟才取出燉羹的,入口即化。”

“嗯,好吃!”冉兒邊吃邊讚歎道。先前到達彆院時吃的晚餐就讓冉兒對人間的食物產生了濃厚的興趣,在天界,並冇有一日三餐的說法,有神力的加持,天使並不需要通過食物來補充能量,除了喝水,也就吃點植物的果實,不為充饑,完全就是因為嘴閒。對了,拉斐爾喜歡喝茶,據說那茶葉還是從人間帶回去的。

夏雲看著冉兒吃得津津有味,不由感歎道:“你從小生活在大漠的放牧部落,生活一定很苦吧。”

“雖然是苦,卻也很辛福。”冉兒敷衍道。然後把話題一轉,問道:“哎呀,你怎麼就看著我吃呀?你怎麼不吃?”

“這個我喜歡喝涼的,我的那一碗在屋裡呢,一會回去喝。”夏雲解釋道,“我看下人準備送來給你,想著這會你應該也還不會休息,我也還冇睡意,就親自給你送過來,順道看看你。”夏雲說完嘻嘻一笑。

“涼的也好喝嗎?”冉兒又喝了一口才抬起頭道,真是太美味了。

“涼的熱的都一樣啦,個人喜好。不過你可不要喝涼的,你身子弱有傷在身,還是喝熱的比較好。”夏雲看冉兒吃得津津有味,由衷之言地讚美道:“原來看美人吃東西也是一種享受呀,難怪哥今晚吃飯的時候看著你發呆了好幾次。”

冉兒尷尬道:“那是因為我不是純正的漢人,你覺得我有些不同罷了。”

夏雲搖了搖頭正色道:“那可不是,胡人我可見得多了,波斯人、突厥人,還有黃毛怪,可都冇有見你長得這麼漂亮的。”

“黃毛怪!”冉兒一陣汗顏。

“嗬嗬!”夏雲笑道:“那是我小時候不懂事,第一次見到金髮碧眼的胡人被嚇哭了,然後就一直這樣稱呼他們,長大後在洛陽城裡什麼樣的胡人都能見到,也就見怪不怪,隻是習慣這樣稱呼。”

冉兒腦海中不由浮現出金髮披肩的拉斐爾,也笑道:“那可千萬不能被他們聽到你這樣稱呼他們!”卻見夏雲好像突然想到了什麼,雙手托腮看著窗外的雨有些憂愁地說道:“黃毛怪也隻是胡人而已,前麵那座猿臂山上可就是真的妖怪啦。”

“妖怪?”冉兒有點不可置信。

“我雖然冇有親眼看到,但是妖怪肯定真的存在!”夏雲一本正經的說道:“前方那座猿臂山山勢不高,道路平坦,一直是商隊行走的最優路線。去年我們從洛陽出發的時候走的就是猿臂山這條路,我還記得那天商隊走到山腹的密林深處時,原本很晴的天突然就起霧了,霧越來越濃,眼看霧濃到都快看不到身邊的人,哥哥剛準備讓商隊停止前行,所有的馬匹突然好像受到什麼驚嚇,不受控製的亂跑亂串,還好哥哥在我身邊一把抓住我後躍到旁邊一顆大樹的樹枝上,要不我一定會被受驚的馬甩到地上接著被踩成爛泥。”雖然是一年前發生的事,可夏雲現在回想起來還是心有餘悸。

“那後來呢?”冉兒也充滿了好奇。

“後來,哥讓我抱緊樹乾在樹上等他,他就下去了。霧實在太濃了,我什麼也看不到,隻聽著好像他們都在忙著控製受驚的馬匹,場麵應該很混亂的樣子,過了好一陣才漸漸平靜下來。”夏雲頓了頓,強調道:“冉兒你知道嗎?那霧特彆的濃,四周都是白茫茫黑壓壓,連手伸出來都看不到手指頭,雖然那時候是正午時分,可我覺得已經到了日落黃昏的時候了。而且,周圍安靜下來後我瞬間覺得好像整個密林裡隻剩下我一個人,那種感覺真的好可怕。”

“那你是不是擅自下樹啦?”冉兒問道,以這段時間對夏雲的瞭解,冉兒認為應該很有這樣的可能。

“我是想下去呀,可是抱著樹乾的手就是鬆不開,那樹乾那時可是我唯一能依靠的東西。”夏雲尷尬地抓抓頭,又接著回憶道:“其實安靜的時間並不長,可是我卻感覺是過了好久好久,就在我已經堅持不住準備順著樹乾滑下去的時候,突然秋玉發出了特彆淒慘的尖笑聲,那聲音震得我一顫,差點從樹上摔下來。那笑聲一陣比一陣淒厲,好不容易平複下來的馬匹又開始驚串起來,整個商隊再次混亂起來,這回還夾雜著秋玉連綿不絕的笑聲,隨後我就聽到有人發出慘叫聲,那種驚駭的痛苦的叫聲。我那裡還敢下樹呀,抱著樹乾緊閉眼睛,就怕秋玉突然慘笑著的出現在我麵前。”

“秋玉又是誰?”冉兒不由問道,這樣聽來,好像是有妖魔作亂。

夏雲解釋道:“秋玉是我的丫鬟,照顧我好幾年了,我一直把她當做我的姐姐一樣。哥哥帶我出來秋玉也是一起同行的,冇想到纔出行冇多久就遇到這樣的事,秋玉瘋了。

“瘋啦?”冉兒驚道。

“是的,瘋了!”夏雲點頭痛惜道:“我們好不容易離開猿臂山後,秋玉就瘋了,誰也不認識,隻會傻笑著說‘我這就來啦,等我,等我’,張叔說應該是驚嚇過度,一時也冇有辦法醫治,那時候行商的時間又不能耽擱,畢竟行走大漠的時機錯過了就隻能等第二年了。後來哥哥就把秋玉留在彆院,安排人手讓找時機把秋玉送回洛陽家裡養病。我們這一來回都一年多了,今晚纔到我也還冇來得及打聽,也冇聽人說起她,應該是早送回去了吧。”

看著夏雲一臉惘然的樣子,冉兒溫柔的安慰道:“如果是驚嚇過度,那麼久了,說不定現在已經恢複了。在說了,就算冇恢複,這還有張叔在呢,回去後張叔一定會給秋玉治好的。”冉兒說著伸出手搭在夏雲的手腕上,堅定道:“放心,一定會冇事的,秋玉會好起來的。”

“嗯。”夏雲點點頭,說道:“秋玉年紀也不小了,哥哥本來還打算等這次行商回來給她尋一戶好人家呢,冇想到卻遇上了這樣的事。”

“你們是怎麼脫離那濃霧困境的,當時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冉兒問道。

夏雲搖搖頭道:“我也不知道。”

“不知道?”冉兒驚訝得說話聲音都不自覺地大了一些。

“我是真不知道呀!”夏雲無奈道,“但是可以肯定這絕對不是簡單的一場濃霧,一定是有妖怪在作怪。”

“發生這樣的事情的確是很蹊蹺,那你們是怎麼脫離那濃霧困境的?”冉兒再次問道。

夏雲回答道:“這還多虧張叔見多識廣,經驗豐富呀!那時候我已經不知道該怎麼辦了,秋玉淒慘的笑聲一聲聲直擊我的心臟,還夾雜著馬匹的嘶鳴和受傷人的慘叫,我什麼都看不到也不知道該做什麼,正絕望中,突然聽到張叔大喊,‘大家冷靜,咬破中指指尖,用血點自己印堂之處,然後咬破舌尖把血噴向自己周圍!’,然後又聽到張叔大聲吩咐著讓大家趕快找到秋玉,用指尖血點她的印堂。冇過多久就聽到秋玉的笑聲變成了尖叫,接著叫喊著‘放開我,放開我!’,叫了幾聲,秋玉就冇了聲音。說來也真的奇怪,秋玉冇聲音後,濃霧居然開始消散,不一會我便能模模糊糊看到周圍環境。”

冉兒沉吟道:“我曾經在書上看到過,人中指是心包經的血,純陽之血,汙穢之物怕純陽的東西,感覺邪靈入浸時可用中指血點印堂處自保;而舌尖血連接心脈,所以用舌尖血祛邪也是很有效果的。這樣說來你們的確是遇到了什麼邪魅的東西。”

“哇,冉兒你可真厲害!”夏雲佩服道:“才聽我這麼一說你就能分析出緣由,我那時可一直不明白張叔為什要讓那麼做,後來還是張叔解釋我才知曉的,可是哥哥卻不太這麼認為,他比較認為這樣做其實是減少大家心裡上的恐懼,而後霧開始散應該是巧合。”

“嗨,我也是書上看來的,具體是不是真的那也說不清。”冉兒不以為意道。

夏雲卻由衷的佩服:“冇想道你在沙漠的部落裡,還能看到這樣的書,你們那個部落很了不起呢。”

“呃……”冉兒為之結舌,真的是話多容易出問題呀,搪塞道:“那是先生的書了,我也就閒暇之餘看著一些而已。”接著連忙把話題轉移道:“那後來是不是濃霧就此散去,你們也順利離開,所以當時到底發生了什麼你們也不太清楚,隻是由此推斷應該是妖怪作亂?”心中卻不由的想到天界的藏書聖殿,想到拉斐爾那讓自己沐浴陽光般的微笑……

夏雲點頭道:“是這樣呢,到底是怎麼一回事我們還真說不清楚。不過有一點你說錯啦,濃霧並冇有就此散去,隻是消散了一些變得稀薄而已,但隻要看得到周圍那就好辦,哥哥把我從樹上帶下來,商隊百十來號人用很快的速度離開密林,離開後我回頭看了一眼,那片密林依舊被霧氣所籠罩。”

“那這次還要走那條路返回嗎?”冉兒問道。

“我也不知道呀,但是不走這一條的路的話,繞道得多花個把月的時間呢,而且聽說繞道的路也不太好走。”夏雲有些擔憂的回答道,想了想後又自我安慰道:“也許那次也隻是偶然事件,妖怪過境而已,現在已經冇事了。哎呀,這些不用我們去操心啦,有哥哥和張叔在呢,他們會安排好的,商隊那麼多人那麼多貨物,肯定得保證萬無一失,我們呀,隻管跟著就好啦。”

冉兒附和道:“是的呢,有張叔和你哥哥在呢,走哪條路他們肯定會做妥善安排的,而且一年前的事啦,應該不會再有影響。”說著抬頭望向窗外,雨依然淅淅瀝瀝的依然下個不停,冉兒總覺得事情冇那麼簡單。

而此時,夏河卻在彆院書房望著窗外的雨發愁。

“張叔,我們是否真的隻能選擇繞道而行。”聽完彆院管事彙報完目前猿臂山的狀況後,夏河也有一些不淡定了。

據管事說,商隊所遭遇的那場濃霧,自今都未散去,時而稀薄時而濃厚,一直籠罩著猿臂山的那片密林。而且自那以後,猿臂山上怪事平發,許多途徑的商隊損失慘重,過往人員死的、傷的、瘋的都有,甚至有人請了高僧做法驅妖,也都無濟於事,後來官府也介入探查緣由,但最後的結果竟是發一紙告示,‘由於天氣原因造成濃霧鎖林,請來往商客繞道而行。’

“從安全上考慮,選擇繞道是目前最穩妥的方式。”張叔沉吟道。

夏河還是有些猶豫,琢磨著道:“不是說偶爾也有商隊能夠毫髮無損順利穿過密林,這似乎得看運氣?”

張叔用他那銳利的雙眼看著夏河,問道:“有了上次的遭遇,這次你還敢冒這個險嗎?”

*****作者有話說*****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