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dex_icon with balloons首頁 男生 女生 書庫 完本 排行 書單 專題 原創專區
tsmc文學網 > 曆史 > 風起南洋1784 > 第791章 這個女人不簡單

風起南洋1784 第791章 這個女人不簡單

作者:紙老虎灬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1-07-20 19:30:42

tsmc文學"con1215981tsmc文學

tsmc文學“風起南洋1784 tsmc文學”tsmc文學

安集延,在後世不過是烏雞國一個不大不小的城市,在世界上更是一個可有可無的小地方,但在這個時代的天山以南與河中地區,安集延仍然是一個頗具規模的大城。

這裡也是費爾乾納盆地出強兵的地方,所謂百回回不如一安集延,就是指一個安集延士兵,可以乾翻一百個南疆信教者。

這是何等的狂妄!這也是何等的高高在上!充分體現了南疆信教者那種我當你是教友,你當我是奴隸的難堪處境。

不過今天的安集延一點也冇有了以往那種高高在上的氣度,而更像是一個花架子小白臉被人打翻在了泥地裡,一種從未有的難堪浮現在了所有安集延人臉上。

安集延東門,原本浩罕安集延埃米爾的頭被掛在了城門上,已經開始招來烏鴉的人頭,甚至還不時滴答滴答的落下幾滴汙血。

這個傢夥本來還想守住安集延,不過隨即就被大明陸軍西北方麵軍用大口徑臼炮轟塌了整整兩米多寬的城牆,然後就被一鼓而下。

王聰兒比起十幾天前在博羅和碩河畔要憔悴了許多,這是必然的,除了心裡的極度緊張以外,從喀什噶爾到安集延的路並不好走,上上下下,荒漠和雪山交雜,這就如同王聰兒的心情一樣,經曆了從上到下的極度刺激。

“總督大人,白蓮天國的接引天使大聖娘娘來了!”

安集延埃米爾的宮殿中,羅思舉正在仔細看著一封錦衣衛從哈薩克汗國發來的秘密情報,他身後,說話的則是關天培。

我們的關忠節還有點緊張,因為他是前期在白蓮教當過一段時間派遣軍官的,所以他知道王聰兒這個女人絕不好惹!

更何況現在王聰兒成了皇帝陛下的女人,還誕下了皇子,在他看來,羅思舉這麼做,風險是相當大的。

“你啊!”關天培冇說話,羅思舉就知道他要說什麼,這位躊躇滿誌的安西羅總督豎起右手食指搖了搖,示意關天培稍安勿躁。

“仲因你年少成名,起步就是皇帝陛下的腹心漢兒效節軍江蘇鎮,十七歲就進了興都的少年軍官速成班,可如今二十有一了還冇進入將軍的行列,你知道為什麼嗎?”

關天培不知道為什麼話題突然轉到了自己身上,他有些尷尬的摸了摸鼻子,心裡挺不是滋味的。

除了羅思舉列舉的這些,關天培可是為數不多的幾個從原江蘇鎮能直接去興都學習,同時還有宿衛禁宮榮耀的軍官。

連在一般人看來就跟天上神仙差不多的複興皇爺,他也時常能見到,而且他還感覺的到複興皇爺對自己那是相當照顧和親切。

某個時刻他甚至懷疑過自己是不是複興皇爺遺失在民間的兒子過,因為他感覺有時候皇帝對他,跟對兒子是一樣的。

可占著這麼多的優勢,關天培的官運卻並不亨通,他一直冇能賣入將星的行列,也一直冇獨當一麵過,這讓關天培心裡很是鬱悶和不安。

“外人都說是彰德侯刑部尚書鄧陳常跟你有仇,所以一直在打壓你,但本督知道那是無稽之談。

鄧侯爺雖然曾是陛下最鋒利的爪牙,但現在陛下威望如日中天,根本用不著這等鷹犬爪牙了,反而鄧侯爺因為在廣安巡撫任上得罪人太多,如果不是陛下保著他,他早就被下獄抄家,所以鄧尚書是不可能有那個能力和精力來打壓你的。”

羅思舉拍了拍關天培的肩膀,當年為葉大皇帝乾臟活的第一酷吏鄧陳常,已經卸任廣安巡撫了,現在升任刑部尚書之職。

但腦子活的人都知道,這位彰德侯爺已經風光不如從前了,因為要是他還能風光的話,升任的絕對不是一個刑部尚書之職,而應該最少是內閣輔理大臣。

“還請總督大人解惑!”關天培朝著羅思舉拱了拱手,實際上他心裡對羅思舉並不服氣。

因為羅思舉雖然比他大了十幾歲,軍旅生涯看起來也比他風光,可羅思舉是什麼出身?不過是個從被擊敗的滿清綠營兵中反正的大頭兵,雖然識得一些字,但也冇有進過正規的陸軍學校學習。

而且一直是在二流甚至是三流的漢兒效節軍四川鎮中效力,從未進過一流軍隊。

而關天培這種精英軍官,那是從皇帝心腹的漢兒效節軍江蘇鎮起步,很快就升到了複興軍,最後進入了少年近衛軍,甚至關天培還在鎮撫教導軍官團當過軍官,這履曆能甩羅思舉三條街,到哪都是金光閃閃的。

簡單來說,關天培是簡在帝心、根紅苗正、正規軍校畢業的正規軍,而羅思舉則一直是走的野路子,看起來身上永遠脫不掉一個不守規矩江湖豪客形象的邊緣人,關天培能服氣就怪了。

羅思舉微笑著點了點頭,哪怕是收拾一個關天培這樣目前還隻能算是個愣頭青,一個冇有進化完全的明日之星,那也是很不容易的,他也是找了好久才找到這麼個機會。

“因為你老弟啊!看事情往往之看了一麵,甚至隻看了表麵,很多事情背後的深意,可不得不查啊!比如陛下為什麼要點我羅思舉的將?那是因為我羅思舉是靠著跟王聰兒等人對著乾起家的。

羅某在當年為什麼要進滿清當民勇,就是為了不讓這些傢夥禍禍我的家鄉。

所以在這萬裡之外,大明陸軍中的高級將領中,誰最能維護大明的利益,誰最不會縱容白蓮教那些傢夥,那必然是我羅思舉!”

關天培輕輕點了點頭,他還奇怪陛下為什麼要把這樣的重擔,扔給一個根本不能算皇帝心腹的將領,原來是有這層考慮,不過理解歸理解,但關天培心裡還是有疑惑。

“可是,總督大人,讓王聰兒帶著白蓮教徒西遷建立地上天國,這可是陛下承諾過的事,費爾乾納盆地也是陛下默許給白蓮教的,我們接到的命令中,也有協助白蓮教在河中站穩腳跟的命令!”

“哼哼!”羅思舉輕輕的哼了兩聲,“陛下確實對我這麼說過,陸軍大都督府也確實這麼下過命令,可我冇說不幫著他們站穩腳跟啊?可也冇說著安集延就一定要交給白蓮教啊!

再說了,我羅思舉是陛下欽點的西北方麵軍統領,是朝廷的安西總督,可不是她王聰兒的後勤保障大隊長和降魔先鋒!

怎麼支援?怎麼合作?主動權在我,而不是白蓮教!

陛下不會願意看到我們成為白蓮教的大管家,這也不符合大明的利益,所以我要用我們的行動讓王聰兒明白,冇了大明,她什麼都不是,這纔是陛下派我來的最大意義。”

關天培情不自禁的摸了摸臉頰,羅思舉一席話,就像是把他眼前的迷霧給撥開了一樣。

原來就算是支援也得分怎麼支援,原來要從一個單純的軍人轉變為羅思舉這樣的方麵大員,要考慮的事情就不能隻單純的從軍事上來考慮。

當我們的關忠節在埃米爾的宮殿中受教的時候,王聰兒已經到前殿喝了一杯茶了,她知道羅思舉很可能不會那麼快見她,更有可能是想故意把她晾著,但王聰兒早就有了預案。

一個哭唧唧的小娃娃,一隻手拿著一個撥浪鼓,另一隻手拉著母親的手開始好奇的四處張望。

眼看著小娃娃被他母親不著痕跡的扯著往羅思舉所在的主殿去了,幾個穿著軍服的西北方麵軍警衛軍官,看著得意洋洋的王聰兒欲言又止,最後也隻能看著她往主殿去的同時,趕緊派人去通知羅思舉。

撥浪鼓是王明琛最喜歡的玩具,圓的,方的,帶著萌萌噠老虎樣的,小兔子樣的,當然還有屬於他的生肖的小公雞樣的。

上麵的圖案畫的惟妙惟肖,每一種小動物或者白雲青草都顯得異常有靈氣,因為這每一幅圖案的作者,都是當今鼎鼎有名的大畫家,尋常人見一麵都難的那種。

撥浪鼓上的小珠子也都是上好的血珊瑚,撥浪鼓的木柄則是上好的海南紅杉套了一層相當昂貴的橡膠皮。

可以說,就這麼一個撥浪鼓,就足以顯示出王明琛身份的不同尋常!

當然這也不是葉開非要給一個一歲多的小孩子搞得這麼奢侈,而是他實在是對這個兒子的命運感到了幾分擔憂。

小小年紀就跟著白蓮教萬裡遷徙,而且在王聰兒的眼中,王明琛兒子的屬性,肯定是要弱於鞏固白蓮教政權這個工具人身份的。

不靠譜的童年生涯加上一個不靠譜的母親,葉開有足夠的理由擔心,擔心在什麼時候,這個他冇怎麼見過的的兒子,就成了政治利益的犧牲品。

所以這些撥浪鼓以及王明琛堪稱奢華的吃穿用度,乃至葉開自己出血組建的白蓮教少年衛教軍,都是葉皇帝再給自己的兒子加碼。

“六皇子殿下可真活潑,看來也跟臣有緣,這宮殿如此大,竟然這麼巧就碰上了!”

羅思舉一身蟒袍頭戴無翅烏紗帽就這麼‘恰好’碰到了拉著王明琛的王聰兒,當然出來不止羅思舉一個,張幺狗兒、關天培和幾個軍官也都跟著走了出來。

這還是冇法辦的事,王聰兒明麵上是所謂白蓮天國接引天使大聖娘娘,但實際上還有重身份是皇帝的女人。

話說我這複興大帝跟曆代的帝王可還真不一樣,羅思舉就撇了撇嘴,雖然王聰兒這個女人長得還可以,為了抑製河中的綠化有時候也是需要做點犧牲,但這種犧牲可以有很多辦法嗎?至於自己‘親自上陣’麼?

“小女子總算是見著羅總督大人,總督大人位高權重,在這西域、河中一言九鼎,這次又幫著阻擊了浩罕人後軍,小女子真是無以為報,唯有叩謝大人恩典了!”

王聰兒的做派完全出乎了羅思舉的預料,她冇有勃然大怒,而是擺出了一副泫然欲滴的模樣,自稱也從孤降級到了小女子,還作勢要下跪給羅思舉磕頭。

夠狠!

羅思舉直接就跳了起來,一個頭有兩個大,這女人還真是厲害啊!她要是來鬨,羅思舉一點也不怕。

因為羅思舉現在的執行的策略是符合大明利益的,就算是皇帝本人也得支援他。

可王聰兒來個反其道而行之,要是他羅思舉大刺刺的接受了皇帝女人的磕頭,等回了中原還不得被人藉機整個永世不得翻身?

要知道他羅思舉可不是皇帝心腹出身,驀然間被派到西域、河中獨當一麵,手握數萬精銳,這就已經讓朝廷中很多人不安了,再鬨出這樣的風波,哪怕皇帝大度,心裡也得打了個突突。

而且他也不是冇有仇家的,平定四川的過程中他得罪的人可不少,這是授人以柄啊!

但怎麼辦呢?王聰兒一介女流他又不能上去扶,眼看王聰兒的膝蓋都要跪倒地上了,這個鬼女人甚至還想把站著的王明琛也拉著跪下。

“那木乾!”關鍵時刻,羅思舉身後的張幺狗兒救了羅思舉一命,他輕輕的三個字,就阻擋住了王聰兒繼續下跪的姿勢,不過王聰兒也冇坐回座位上,狡黠的眼神看著張幺狗兒示意他繼續說下去。

“浩罕人後軍的物資都已經運往了那木乾城下,安集延城中也有投靠的嚮導可以引路,大聖娘娘就不必讓周將軍帶著金蓮接引軍第一師繞路了。”張幺狗兒怕這女人再耍什麼花樣,趕緊說了出來。

那木乾在安集延西北tsmc文學十公裡處,1759年和霍罕、安集延三地同時向清朝朝貢,均成為了清朝的藩屬。

但這幾十年中浩罕崛起後,那木乾埃米爾和安集延埃米爾已經失去了獨立城邦國家的地位,成為浩罕的一部分。

那木乾的地理位置十分重要,他與霍罕、安集延成品字形分居費爾乾納盆地,那木乾位於兩者之間,在霍罕的東北和安集延的西北。

要是能占據那木乾的話,白蓮教就能占據主動,西下可以圍困霍罕,北上可以攻打塔什乾,東走可以到安集延避難,可謂進退有地。

並且那木乾周圍是著名的農耕區,足以安排大量的移民和在水、糧兩方麵自給自足。

王聰兒已經安排了周小正率軍前期奔襲,但路途遙遠,王聰兒心中也冇底,現在有了大明西北方麵軍的援助,自然要方便許多。

“浩罕人的火炮可在?”王聰兒還挺惦記浩罕人那一批火炮的。

“當然,火炮、彈藥、輜重、糧秣都在!”張幺狗兒點了點頭,一臉的真誠。

王聰兒露出了一個算你們識相的眼神,慢慢的坐回了座位上,張幺狗兒輕輕鬆了口氣,羅思舉額頭上的一滴冷汗也終於安全落地了。

風起南洋1784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